2080
需用時?04:09
“馬上有對象”背后的中國婚姻現狀

(文/Melissa Schneider)紐約時報曾報導過發生在北京的兩則迥然不同的相親故事。一則是一位自稱“大人物”的富有單身男子花了超過50萬美元,讓一些職業的愛情獵頭在全國尋找他心目中的理想妻子:比他小18歲的,皮膚如牛奶一般細膩光滑的處女;另一則是一位因自己兒子40歲還未婚而擔心的母親,余女士,四年來每天呆在當地的“相親公園”(確實,現在有許多公園已經成為了為單身兒女憂心的父母們互相見面、安排相親活動的地方)為她的兒子尋找伴侶的故事。余女士的兒子經濟狀況不好,卻又十分挑剔,每每讓他母親所安排的見面以失敗告終。

一位讀者向我們詢問對這類事情的評價。表面上看來,上文那位單身男子聘請愛情獵頭的做法或許值得質疑,因為這樣尋找配偶的方式與郵購商品無異。另外,那位母親則顯得對自己的兒子過分擔心了。她何不讓兒子親自來尋找他的女友呢?美國人雖然會把大到照看小孩、小到超市購物這類的事情都外包給別人來做,但是他們在尋找真愛這一點上絕對傾向于自己動手。(當然,像《為百萬富翁做媒》里描述的場景除外啦。)

目前我住在深圳,正在寫一本關于愛情、做媒和婚姻的書。我花了大量時間與當地居民探討這些問題。盡管上文提到的兩種情況有些極端,但你們可能會驚訝的發現,紐約時報所報導的那些尋找配偶的方式,在中國其實是十分常見的。

我們先來看一點歷史資料。大約100年前,中國的城市革命者(urban revolutionaries)首先引入了以愛情為基礎的婚姻理念。然后在1950年,政府(試圖)在全國范圍內取締多妻制和包辦婚姻的行為,他們希望年輕人在選擇伴侶的時候能夠有發言權。而在60年前,這種想法還是極富爭議的。

中國是個重傳統的國家,但是一些改變仍然在不知不覺中漸漸發生了。最終,幾乎每個人都承認有三種類型的婚姻:包辦婚姻、“介紹”婚姻和自由婚姻[1]。這里的“介紹”指的是男女雙方通過媒人介紹認識(與相親類似),見面后決定是否深入交往。媒人可能是朋友、父母或者當地的某位領導。單身男女通常要拒絕好幾個對象之后才會選擇出一個交往對象。自由婚姻則是一種男女雙方不經過安排而邂逅,自己從相愛到結婚的婚姻。

人類學家的調查結果顯示:盡管婚姻形式出現了新的選擇,但是直到20世紀80年代,包辦婚姻才大范圍消失。到1999年,在中國農村中,介紹婚姻仍舊比自由婚姻盛行。通過媒人約定見面是普通且為社會所接受的方式,因此,紐約時報報導的那位單身男子付給愛情獵頭的一大筆錢,只不過是支付給媒人的費用罷了。雖然雇傭獵頭人的行為并不常見,但從本質上說,愛情獵頭和那些憂心的父母、朋友、同事是一樣的。

固然,相較于大多數家長,上文報導的那位母親花費在為兒子找尋對象上的時間是多了些,但這樣的“相親公園”是絕望的父母們最后的手段了(我曾在深圳的蓮花山公園參加過一次這樣的聚會)。由于中國的儒家傳統,“每個人都應該結婚并且生育小孩”這種思想早已經在中國父母輩的腦海中根深蒂固。

去年紅極一時的大叔“神回復”。圖片來源:51yasai.com

相較于美國人很少在戀愛之前結婚的做法,中國家長催促孩子們在25歲到30歲之間結婚,而不管這段婚姻是否基于愛情。家長們的“催婚”方法相當有效。在25-29歲的中國女性中,只有20%還保持單身——而在美國,這個數字是40%[2]!在結婚的年齡方面,父母們會給男孩子留更多的余地,但是如果一個男孩子直到35歲還不結婚,他的母親一定會急壞了!

像“大人物”和余女士那倉促且不基于愛情的婚姻法則——尋找一個年輕漂亮又自愛的配偶——乍聽起來是露骨而粗鄙的,但這個要求和進化心理學家所說的,世上男性所普遍追求的一個年輕健康的伴侶,并沒有太大出入。一個單身的男人年紀越大,他們所娶妻子的年紀相對更小。此外,最近一項關于速配(speed-dating)的研究表明,隨著選擇的增加,參與者最關注的指標落在了身高和體重之上[3]

而另一方面,余女士也感嘆,她曾試圖為兒子介紹的一些北京女人所提出的要求,也和“年輕貌美”一樣毫不浪漫。她們的第一個問題總是:“他在北京有自己的房子嗎?”當余女士說沒有之后,她們就沒有繼續詢問有關她兒子的性格或是價值觀的情況。從表面上看來,她們赤裸裸的物質主義甚至比“大人物”的要求還要露骨。

“馬上有房子”似乎成為了一部分人“馬上有對象”的一個前提。圖片來源:world.soufun.com

現今的確有部分中國人希望為了愛情而結婚,但女方要求男方在婚前購買房子或車子也似乎是無可厚非的。一位28歲的女士告訴我,她和她的美國丈夫在結婚兩年后至今仍在租房子住。雖然她并不完全贊同現下流行的功利主義,但她仍然為自己沒有房子而感到丟臉。“結婚兩年了還沒有房子,我的朋友和同學會怎么看我?每當被問到這個問題我就會覺得非常尷尬。” 中國的婚約的標志一直是男方給予禮物或是現金,而不是女方給予嫁妝,而現下女方對男方的買房買車的要求儼然是舊時代“聘禮”的一種新表現形式。

將婚姻的決定與這種公然的商業交換綁定起來的做法,或許違背了美國人結婚時“無論富裕或貧窮……”的理想信念,但其實是我們自身了解到的情況有限。盡管70年代初的一項民意調查發現,幾乎三分之二的女大學生表示,她們會嫁給一個她們不愛的男人——只要他擁有其他一切她們認為她們的伴侶需要擁有的東西。但到了90年代,只有不到10%的人仍舊持有這樣的觀點[4]

在婚姻決策的問題上,中國目前還沒有進入到“后物質主義”(post-materialist)時代,人們還在糾結是否將愛情奉為婚姻的中心。當愛情不是婚姻關系的基礎(在19世紀年之前它都很少是)之時,經濟或政治的必要性將取代愛情來加固這種婚姻關系。正如一位22年歲的女選手在中國電視交友節目那句臭名昭著的宣言所說:“我寧愿坐在寶馬車里哭,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車后面笑。”這種觀點正映射了中國式婚姻的代價,不是嗎?

參考文獻:

  1. Yan, Y. (2003). Private life under socialism: Love, intimacy, and family change in a Chinese village 1949-1999. Stanford, California: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.
  2. UN: World Marriage Data 2012
  3. Lenton, A. P., & Francesconi, M. (2011). Too much of a good thing? Variety is confusing in mate choice. Biology Letters, 7, 528–531.
  4. Coontz, Stephanie (2006). Marriage, A History: How Love Conquered Marriage. New York: Penguin Books.

?

本文由 Science of Relationships 獨家授權果殼網(guokr.com)編譯發表,嚴禁轉載。

Copyright ? 2013, www.scienceofrelationship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 A production of Dr. L Industries, LLC.

?

相關的果殼網小組

The End

發布于2014-01-31, 本文版權屬于果殼網(guokr.com),禁止轉載。如有需要,請聯系果殼

我的評論

精神分裂患者875

金融狗本科在讀

pic
    广东南粤36选7历史开奖结果